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首頁

台灣音聲一百年
:::
首頁 > 研究分享 > 歌的故事:媽媽我也真勇健
字級

歌的故事:媽媽我也真勇健

類別: 文章分享

日期: 2018/05/07

點閱數: 168

♪ 新味的芭那那 若送來的時
可愛的戰友呀 歡喜跳出來
訓練後休息時 我也真正希望
點一支新樂園 大氣霧出來

♪ 月光暝住在營內 站崗的時
遙遠的故鄉 也乎阮來想起
小弟弟小妹妹 親愛我的阿母
恁這拵怎樣啦 快樂過日子…

這首寶島歌王文夏演唱的經典歌曲〈媽媽我也真勇健〉,堪稱是臺灣史上被禁最久的臺語歌,一首描寫軍旅生涯與思念母親之情的歌,怎麼被禁呢?當中的故事原由十分值得玩味。

這首歌跟當時文夏演唱的多數歌曲一樣,是翻唱自日本歌曲。原曲名叫〈郷土部隊の勇士から〉(鄉土部隊勇士的來信,1939年發表),歌詞裡以一位臺灣出身的軍人為主角。他在中國華南戰場上,想吃香蕉、想抽臺灣產的曙牌香菸,思鄉情濃,但他體力充沛、精神飽滿,發誓要打勝仗,「把日本國旗插在蔣介石的本陣上」。

文夏版的〈媽媽我也真勇健〉,把歌詞改編成在離島當兵的阿兵哥,更顯輕鬆愉快,「過一年八個月」他就會回去,「請大家也保重、媽媽再會啦」。

1961年文夏將這首日本軍歌唱成新台語歌,被發現是日本軍歌後,很快就被發佈查禁。直到1988年解嚴後的重審會議仍不肯放行,1991年解除媒體禁歌制度,才終於脫離政府監控,足足被禁了三十年。

〈媽媽我也真勇健〉被查禁以後,唱片仍大賣特賣,尤其盜版品賣得最為熱烈。1965年配合電影《霧夜的燈塔》發行,寶島歌后紀露霞也灌錄了一首〈媽媽我也真勇健〉,歌名、曲調都一樣,歌詞由葉俊麟重新填過,改以親子離情的可憐情節為主,編曲也較為緩慢、哀傷,描述子女對母親的思念之情:

♪ 孤單一個看出窗外 小雨落綿綿
阮又來思念媽媽 不覺珠淚滴
♪ 為著家庭 幸福將來 離開你身邊
子兒真勇健 毋通心酸悲
 

這首歌的原曲還有個相當特別的來歷,在1939年發表時,作曲家名為「唐崎夜雨」,其實他也就是台灣歌謠作曲家鄧雨賢。鄧雨賢在這段時間在古倫美亞唱片公司的日本東京本社,以「唐崎夜雨」發表日語歌作品,〈郷土部隊の勇士から〉之外,〈蕃社の娘〉—也就是後來的〈十八姑娘一朵花〉—也很成功。

論真說來,1961年的〈媽媽我也真勇健〉是鄧雨賢作曲、文夏和編曲家莊啟勝作詞、文夏演唱,講的也是台灣阿兵哥的故事,實在是道地的台灣歌,不過,卻因為它「出生時」曾經是日本軍歌,曾經為日本軍國主義服務,就被嚴格查禁。

這樣的情況,就像是曾經當日本兵、或參加過皇民奉公會,戰後被懷疑是漢奸、賣國賊的台灣人一樣。不過,被查禁後仍能流傳至今,仍是大家愛唱、愛聽的歌,〈媽媽我也真勇健〉的活力與韌性,多少也反映了台灣人總能靈活變通、夾縫中求生存的歷史經驗。


♫讀專題
禁歌八十年
臺灣音樂啟蒙者──鄧雨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