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台灣音聲一百年
:::
首頁 > 研究分享 > 《拐了不識人》最終回@2023.12 知音分享會
字級

《拐了不識人》最終回@2023.12 知音分享會

類別: 活動報導

日期: 2023/12/13

點閱數: 114

              號外!號外!在經歷了四個多月的推敲思索、在翻遍了各種線上字典與知音們的腦內詞彙庫之後,知音分享會史上的「大魔王」《拐了不識人》終於被我們解讀完成。雖然中間仍留了一些空白無法解讀,有些用字也僅僅是推測,並沒辦法蓋棺論定。但在完成的那一刻,仍然有種自骨髓裡漫出來的愉悅感與滿足感。跟著我們一起奮鬥的知音想必也有一樣的感受吧!

              先讓我們從今天所學到的第一個詞「譴損(khián-sńg)」開始吧。

 

              這是在我們往回聽第一段曲盤內容的時候延伸出來的討論,原文說

「無共我khián-tsí到一工」,這句的用字我們討論了各種可能,也有說是來自日文的ケチ(小氣)。最後新化大哥聯想到了譴損這個字,雖然從語音上聽起來有落差,不過我們也趁機學到了這個現在少用的有趣單字。原來譴損指的是忌諱、禁忌,若要形容一個人很多忌諱,則可以用「厚譴損」來形容。

 

新化大哥還跟我們分享了民俗信仰當中的譴損,當一個人最近運勢不佳,有親友接二連三發生事情,就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譴損」需要去廟裡請相關人士「做譴損」。大致上是用當事人的衣物做些除穢的法術,與常常聽見的祭改並不相同。根據網路上搜尋的結果,做譴損不只有除去身上的厄運的意思,下咒、施法術害人也可以用這個字。未來大家要提到施法術害人,或是施法解除身上的詛咒,不要只記得苗族的「下蠱」、日本的「詛咒」或是泰國的「降頭」,也有屬於我們台灣自己活生生的「譴損」喔!

說著說著,新化大哥又想起了一個將近「拋荒」的台語詞,他是這樣說的——你們知不知道台語在講「這個東西太甜」要怎麼講?「就傷甜啊」大家陸陸續續地回答。新化大哥搖搖頭,說有個說法快被大家忘記了,叫做「餲甜(ai-tinn)」。而這個餲還能使用在形容食物變質的氣味,比方說油耗味就叫做「臭油餲(tshàu-iû-ai)」,之前曾解讀過的《阿片害》裡面也有形容品質低劣的鴉片抽了之後「臭藥餲」。

 

講著講著,陸陸續續又提到了形容人後臺很硬的詞「後山真崎(āu-suann tsin kiâ)」。現在我們大概比較常聽到的是換砸了外來語的「bak-kuh真硬」,鮮少聽到用後山來形容的了。根據幾位知音的說法,這本來是在形容住宅後方的山勢(龍身)風水。隨著語言演變,後山真崎才從形容龍身風水強化了屋主的運勢,引申為當事人有可靠、強硬的後台。新化大哥還分享了他太太在懷第一胎的時候身體不適,問了當地靈驗的媽祖廟後才知道是祖宅後山因為開路而傷及了龍脈,要另外做法補龍、接脈的有趣故事。

 

故事結束,我們又繼續推進解讀的進度,解讀著解讀著宗保大哥在底下科科科的發出笑聲,原來是因為這句「三捅仔話酸來欲訕潲」。這當中的三捅仔話(sann-thong-á-uē)指的是搬不上檯面的廢話,訕潲(suān-siâu)則是指譏笑嘲弄、或用刻薄的言語攻擊他人。宗保大哥便是被這句生動的形容逗得樂不可支。跟訕潲一樣生動,意思也相近的還有以下這句「無錢見面就梢皮」。可不要把ㄕㄠ ㄆㄧˊ當成是韓國人愛喝的調酒「燒啤」喔!當他讀作sau-phî的時候代表的可是跟訕潲一樣有嘲弄、譏笑的意思。

 

最後,在犧牲了這次的音聲徵集單元以及拖到了一點點結束時間的情況下,眾人順利的把《拐了不識人》告一個段落。雖然仍有小部分沒能校訂出來,但透過底稿應該也能完整理解故事的脈絡了,這幾個月來的辛苦工作,若是能多幫助幾個人聽懂這段日治時期的言語對答、甚至只是點亮幾個古老詞彙在觀眾腦海中的印象,對我們來說,這樣的工作便有持續下去的價值。期待未來校訂更多更有趣的作品給大家,知音分享會我們明年再見!

 

 


關鍵字詞小整理:

譴損:khián-sńg。忌諱、禁忌。

做譴損:施法除去身上的厄運,或是施法害人。

餲甜:ai-tinn。形容食物太甜。

臭油餲:tshàu-iû-ai。油耗味。

龍身:liông-sin。指住宅後方的山勢。

三捅仔話:sann-thong-á-uē。指搬不上檯面、不著邊際的廢話。

訕潲:suān-siâu。奚落、用尖酸刻薄的譏笑嘲弄別人。

梢皮:sau-phî。嘲弄、囉唆、發牢騷。

前往 首頁 前往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