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台灣音聲一百年
:::
首頁 > 研究分享 > 拚車(phe-tshia)時代的噪響《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 --80年代北投大度路的感官記憶/潘佑華
字級

拚車(phe-tshia)時代的噪響《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 --80年代北投大度路的感官記憶/潘佑華

類別: 文章分享

日期: 2021/01/21

點閱數: 139

拚車(phe-tshia)時代的噪響《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80年代北投大度路的感官記憶

作者:潘佑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研究所碩士生)

一、創作背景

過去曾有一段飆車的時代,當時的人們在戒嚴的管制下壓抑許久,需要尋求解放,車商在此時也推出了許多款以性能做為號召的車款,各地都有年輕人在一條條筆直寬敞的道路上揮灑他們的熱血青春,試探著人與車的極限,現場不只有飆車的人,圍觀的群眾者眾,旁邊還有賣香腸、下賭注的人,現場熱鬧鼓譟、群情激昂,如同夜市,又更像是一場秀,這當中尤以北投的大度路留下最多的文件紀錄與趣聞。

筆者與創作夥伴玩老車多年,對於老車背後的時代背景以及相關的趣聞關注度不遜於對車輛本身構造與性能的鑽研,過去曾擁有一部大度路時代的山葉追風(RZR135),看著車上貼著一張1988年政大的停車證,懷舊感油然而生,自然對於這款車背後的故事有許多的興趣,雖未能參與這段過去,但對這段傳奇時代充滿好奇,因此試著從遺留下來的影像、聲音等文獻資料進行研究,想像過往的飆仔從現況的桎梏與束縛中追求解放與反叛。在這樣的動機下,筆者與創作夥伴葛大乘組成的「飆速a碩生」團隊創作了《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1]無人劇場。我們試圖以自身的創作背景-新媒體藝術進行結合與轉化,試圖利用新媒體藝術的媒材特性,跨領域沈浸式展演加上摩托車裝置作為託付身體的對象,以視覺、聽覺甚至是嗅覺的詮釋一段荒唐的過去,注入機車歷史中那場魂魄的暴亂。以新媒體代替演員的無人劇場中,除影像與裝置產生的視覺效果外,聽覺更是另一項重要元素,其抽象性及包覆性更勝於視覺。

二、文獻回顧

文本與場景的建構從文獻回顧開始,我們尋找過去留下來的報章雜誌、影像和聲音,在國家文化資料庫中,找到了當時的新聞報導片段,藉由影像,更豐富的保留了當時許多的記憶,看見了當時飆車的盛況,聽見車輛奔馳的高亢排氣音與人們的話語,而當時的廣告、歌曲等,都留下了當時的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與時代軌跡,以喚起人們久遠的記憶。這些文獻讓記憶超越了文字的描述,以更完整、豐富的方式呈現在我們的感官前,讓我們更能進一步從這些資料中去探討當時的時代背景、消費習慣、社會氛圍等,成為展演中可以呈現的內容。

圖12  1970年代三陽野狼機車廣告

三、聲音採集

從這些文獻中發現演進的脈絡是從純粹的競速開始,而後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成為一種集體性的活動,也吸引許多的觀眾,進而提升到一種表演的層級。而在極盛之時產生了衝突、暴力與混亂,包圍北投分局事件為一轉捩點,此後警方加強執法,並於大度路加裝分隔島,將汽機車的車道分開,這使得路窄了,不好飆了,最後此處的飆車風氣衰落而回歸平靜。我們也依循這個脈絡研究聲音的採集與安排,仔細的從各種文獻中去觀察與感受當時的人聽到的是什麼樣的聲音,感受到的是什麼氛圍,採集的同時打開其他感官感受身處的環境,如以身邊常聽而不聞的聲音建立起對於場景更完整的想像。

最初想起了我那台追風(RZR135),在那個年代,以性能為號召的車輛輩出,從最早的越野車DT開啟了競速的戰局,到後來的追風(RZX、RZR)、王牌(HX135)對決,更有名流(SPACY)、領導等速克達甚至是進口的無牌重車加入戰局,想當然爾,常在耳中迴盪的就是那二行程的高亢拉轉聲,而在這條三公里的直線競技場上披掛上陣的騎士以及觀戰的人們(包含下注的賭徒們)必然是興奮以及緊張的,我們從採集的繼電器聲音找到了共通的特點:它在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但其單調卻具有節奏感的「答、答、答」聲音充滿了魔力,就像是等待衝刺前的緊張與全神貫注,空氣彷彿凝結般。而在事件的轉捩點中,飆車族在大度路上那句「打死警察」也成為了關鍵的一句話,引發了包圍北投分局事件以及後續警方掃蕩的引爆點,我們也將其採集作為演出的聲音素材。

3 1980年代新聞畫面與機車裝置

4 1980年代北投大度路飆車新聞畫面與機車裝置

四、創作與詮釋

在蒐集了許多聲音素材後,我們試圖結合自身的創作背景-新媒體藝術進行結合與轉化,加入超現實與拼貼等手法,做出與純粹紀錄或文獻展示不同的呈現方式。在歷史影像資料的運用上,我們以Audio-Visual的方式使影像有節奏性的呈現,使其與聲音搭配,如參考了聲音藝術家Alva Noto的作品《Uni Acronym》、以快節奏的聲音搭配疲勞轟炸般快速閃動的車輛與廠牌圖像呈現各種車款與廠牌百家爭鳴的戰局。我們同時也讓觀眾以歷史參與者的角度觀賞這些歷史文獻:透過坐上摩托車裝置,以騎士的視角觀看跑馬燈般快速播放的歷史片段,彷彿坐上了時光機回到過去,並從座椅上感受隨著車輛運轉的聲音而產生的震動。

為了將那段過去再現,感受的詮釋為另一個必要的環節,如飆速的快感與緊張心理以及事件下的衝突與暴力,除了影像之外,我們亦採用動力裝置與現場聲音採集以及即時混音與變造進行呈現。透過程式使繼電器樂器化讓我們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它的節拍、開閉,在開場創造山雨欲來的氛圍以及詮釋緊張的心理,我們運用了其特性替代了心跳聲,創造了另一種詮釋方式。另一方面,無調性的噪音能透過聽覺感受到不定性,相當適合用以詮釋那段瘋狂年代中的魂魄暴亂,我們將歷史聲音與採集的市聲、甚至是現場由裝置採集的聲音運用DJ軟體即時變造與混音,使它們可以低迴亦可以狂暴,增加更多詮釋上的可能性。

5 機車裝置體驗

我們也將真實的聲音直接而暴力的帶進表演,以更沉浸的方式重現飆車的場景──將真的車騎進劇場,並且使用動力裝置從遠端直接控制油門,無人在車上卻自行轉動的油門,彷彿當年那些英靈回到了現場,將事件及行為重現在觀者的眼前,轉動油門,像聲音職人般的表演著、躁動著,空氣中瀰漫著二行程引擎吐出的白煙與氣味,就像是身處於那三公里長的直線加速賽道。再將無調性的噪音漸次堆疊,營造混亂、並加入洗腦般不斷重複的語音(新聞採訪如打死警察等語音),衝擊著觀眾的聽覺。這時現場充斥著尖銳的拉轉聲、如野獸般的嘶吼與低鳴聲、叫罵聲,用最混亂、最衝擊的方式到全場的高潮。最後再以日常行駛於大度路的畫面,在分隔島右側的機車道緩緩騎著,輕鬆、毫無熱血、無任何驚喜的影像與聲音,傳達了大度路時代的衰落與日常的回歸,在謝幕之時響起了一小段1989年山葉兜風的廣告曲《兜風心情》作為一個從劇場的幻境回歸現實世界的輕鬆結尾。

請你請你請你 給我新的心情

跟隨著風的足跡 向前行

請你請你請你 給我新的心情

擁抱每個夢想 在風裡……

《兜風心情》張國榮、柏安妮演唱

6 二行程與四行程機車之噪音裝置

五、結語

由真實事件所改編,以文獻、市聲採集及裝置所創作出的新媒體藝術展演《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裡面幾乎沒有用到文字與台詞進行陳述,取而代之的是融合眼、耳、鼻、身,四感的新媒體式沉浸體驗,試圖由影像及噪音以及裝置代替言語帶領觀者穿越時光,於創作的過程中我們得以再次回顧並發覺

平常所經過的大度路,現今雖然現在荒涼與平凡,但卻有這一段具傳奇色彩的過去,現在走在與他們同樣的路上,我們常是平凡無奇的走著,在此看到的景象與聽到的聲音背後代表著什麼?我們為何在此走著?有時加快速度是又為了什麼而趕著?而他們當時所看到的、聽到的與我們有何不同?背後又代表著什麼?從這次的文獻研究到實踐於表演的過程中,多知道、多思考、多感受了一點點事情,並將之用於我們的創作,讓我們似乎又稍稍接近那段未能躬逢其盛的時代。


[1] 2019GenieLab妖山混血盃《總長三公里的直線加速》作品介紹:https://www.facebook.com/TNUAGenieLab2019/videos/737933663293779/

前往 首頁 前往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