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回首頁 網站地圖 返回頁首
:::
台灣音聲一百年
:::
首頁 > 研究分享 > 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字級

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類別: 文章分享

日期: 2017/03/28

點閱數: 2547

作者:黃裕元(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自日本時代以來,臺灣出版的唱片就有銷售到南洋的紀錄,1960年代開始臺灣歌星赴東南亞巡迴公演成為常態,而1970年代之後國語歌壇重心移至臺北,馬來西亞、新加坡等華人歌手也來臺發展。除了這些有形的、跨越國境的活動之外,無形的「旋律」更是做為先鋒,很早就千變萬化地渡海來臺……

 

音樂無國界

常言道:「音樂無國界」,又有句話說:「商人無祖國」,當商人與音樂結合在一起,音樂的穿透力加上利之所驅,任何邊境都可視若無睹、穿梭自如,於是,近代商人與音樂最成功的結合方式—流行音樂,常成為「文化越境」現象的先鋒部隊。我們要了解臺灣與東南亞的交流歷程,自然要了解在流行歌曲領域的精采表現。

在筆者整理翻唱成知名國臺語歌曲後,發現有個有趣的共通點:幾首耳熟能詳的歌,都與船、河流等水文現象有關。比如〈梭羅河之戀〉、〈相思河畔〉等等,可聽見其原曲風貌,但也有在改編過程發生結構性的改變,如〈甜蜜蜜〉就是一個相當特別的例子。

相思河畔

圖說:知名國語歌曲〈相思河畔〉是改編自泰國的暹羅語民謠,也是翻唱東南亞歌曲的先驅。圖為60年代臺灣唱片廠翻版製作的香港時代曲唱片。

 

來自印尼的〈甜蜜蜜〉

鄧麗君的絕世小品〈甜蜜蜜〉,靈巧有趣,1979年9月首次灌錄發行,那時並未有掛名作曲,僅以黃河作詞,也就是知名作詞家莊奴。原來曲調是來自印尼爪哇西端萬丹省的民謠,原曲名為〈Dayung Sampan〉,就是划舢舨船的意思。

大家一定很好奇,原曲唱的是什麼呢?是不是也那麼甜蜜可愛呢?第一段歌詞稍加對應排列,便可以唱了:

甜蜜蜜翻唱 原文歌詞 原曲歌詞大意
甜蜜蜜  你笑的甜蜜蜜 Naik sampan Sampan didayung  登上舢舨,划著舢舨
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
開在春風裡
Sampan pun m'laju hai nelayan
ke pantai nan biru
漁夫快速划到蔚藍的海邊
在哪裡  在哪裡見過你 Kalau tuan mencari jodoh 如果你想尋找伴侶
你的笑容這樣熟悉
我一時想不起 
Jangan mencari hai nelayan
Selalu cemburu
不要找漁夫
(他)時常嫉妒
啊 在夢裡 Ya ya ya ya 呀!呀!呀!呀!

除了歌詞不同之外,原曲的意境是打漁人搭著舢舨船捕魚,歌詞是漁夫之間的碎語、對話和吆喝,除了〈甜蜜蜜〉所擷取的幾個小節曲調之外,還穿插幾個較長的音節,所以原曲的節拍較緩慢、漫長些。

所以說,這首歌在跨越語言邊界的同時,經由改編者的巧思,也從對唱式的小調民謠轉型成朗朗上口的流行歌,加上鄧麗君輕柔歌聲的魔法力量,漁歌搖身一變,竟成了歌頌婉約少女的輕鬆歌曲。

甜蜜蜜

圖說:〈甜蜜蜜〉出自鄧麗君1979年《難忘的一天》唱片專輯,成為她的代表作之一。

 

來自蘇門答臘的〈船歌〉

在〈甜蜜蜜〉走紅幾年之後,另一首印尼的船歌也被改編成國語流行歌,走紅了一陣子,名為〈船歌〉。這首歌的改編特別保留了原曲的情調,鄧麗君、費玉清翻唱灌錄後,光頭歌手凌峰又把這首歌精采地演譯了一遍,蔚為經典:

嗚喂~~風兒呀吹動我的船帆

船兒呀隨著微風盪漾

送我到日夜思念的地方…

這首歌背景有小小聲的反覆合唱:「西西嗦」,那背景聲常被人忽略,但正是原曲精髓之所在。原曲的名字就叫「Sing Sing So」,據說是來自蘇門答臘中部巴達克人的船歌,他們主要從事農漁捕撈,經常在湖上泛舟唱歌。這首「Sing Sing So」後來成為印尼的流行歌,以固定音型作為伴唱,曲調悠揚,略帶哀傷,表達了一種思念之情。

愛情哪裡來

圖說:青山原唱的〈愛情哪裡來〉,又有翻唱為〈出人頭地〉,也是印尼歌翻唱而來的。

 

改編再改編的〈梭羅河之戀〉

再回來談談翻唱之間保留「南洋風情」的歌曲,也就是印尼民謠代表性歌曲—〈梭羅河之戀〉(又名〈梭羅河畔〉)。這首歌濃厚地傳達了某種異國風情,恍然一聽,不太能明白究竟是哪裡的歌謠。有點夏威夷、又有點巴西,熱情、浪漫卻又舒緩自在……

「Bengawan Solo」,原來是印尼爪哇島上最長的一條河流。歌曲有國語版、也有臺語版,第一句都保留了原曲的「Bengawan Solo」歌詞,歌詞都是關於熱帶河畔風景的浪漫情歌。能保留原曲的情調,我想跟原曲的背景有些關係,這首歌是1940年爪哇當地歌手葛桑(Gesang Martohartono,1917-2010)的創作曲,在創作當時便廣為流傳,戰後被日本人帶回日本本土,翻唱成日本歌而廣傳世界。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首歌出自印尼,不過從編曲、歌詞可以看得出來,國、臺語歌壇並不是直接從印尼引進這首歌,嚴格說來,是分別從日本引進這首歌。在早期幾個香港發行的〈梭羅河之戀〉錄音裡,舒緩地展現女性高亢而有彈性的歌聲,顯然有日本翻唱這首歌時的影子(日本原唱為松田トシ),而文夏頗具個人風格的臺語歌〈文夏的曼卡灣蘇羅〉,節奏輕鬆快樂,顯然是模仿1960年重新編唱的小林旭錄音版本。

從歌詞來看,又會見些蹊蹺。原本的歌詞開頭意義大致如下:

 美麗的梭羅河,我為妳歌唱。

 妳的光榮歷史,我永記心底。

 旱季即至,妳輕輕流著,­

 雨季時波濤洶湧,妳流向遠方…

至於國語版的〈梭羅河之戀〉(作詞:陳蝶衣)開頭是這樣唱的:

 我愛梭羅河 美麗像畫一樣
 風帆一片片 在水上不斷地來又往
 我愛梭羅河 彷彿是在夢鄉
 椰樹一行行 在風中不停地搖又晃
 一陣陣晚風吹送吹送 河面上吹起綠湖浪
 一雙雙情侶徘徊徘徊 徘徊在長堤地上

 我愛梭羅河 不改 模樣
 只有舊情郎不再 偎依在我身旁…

而文夏、紀露霞演唱的臺語歌詞,也都是談情說愛的歌曲。

單就歌詞我們就可以發現到,這首歌頌母親之河的印尼歌,越境到日本去,又越境到國、臺語歌壇,或失落惆悵、或欣喜舞蹈,都變成了浪漫情歌,這種多重翻越、一曲三化的本事,可說是其優美而浪漫的旋律在不同國度蕩漾共鳴的成果。至於為什麼總是變成情歌?恐怕要再追索當時的歌壇實情才能知道了。

梭羅河之戀

圖說:〈梭羅河之戀〉傳遍東亞,1965年美空雲雀來臺演唱也特地選這首歌演唱。

 

跨越語言之牆的新花朵

總體而言,基於各種異質語言的交錯關連性,臺灣與東南亞諸國的流行音樂市場並非可用國界來劃分,反倒應以跨越國境的「語言別」來「橫向」地劃分。這樣跨越國境的市場現象,基本上是奠基於近代東亞人口的頻繁流動,以及戰爭或商業引致的交流活動,所自然而然產生的音樂傳播。

在這樣特殊的傳播環境下,東亞及東南亞的流行歌曲領域幾乎沒有「國境」的存在,比較明顯的境界差異其實是「語言」。而語言的邊境、隔閡,對傑出的音樂家、悠揚的旋律而言非但不構成壓力,反倒成為擷取精彩旋律、衍生創作的空間。在既定的唱片與歌曲製作習慣上,自然而然地穿越語言的邊境,這些美妙的旋律與歌聲,蕩漾過萬水重洋,肯定也將跨越世代,不斷地流傳下去。

※ 本文原載於《Watch Taiwan觀‧臺灣》第23期(主題:跨界人生),頁36-39。

※ 關於甜蜜蜜原曲來源地,承蒙莊維虞先生來信賜教修正,特此申謝。(2017/7/27)